华夏商社在美投资成立了约10.4万个美利坚同车笠

来源:http://www.zacharysgrill.com 作者:网站首页 人气:75 发布时间:2019-10-19
摘要:美国高级经贸代表团早前访问北京,要求中国在2020年前削减美方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向美国开放市场、不强迫美企转让技术、限制中国对美国敏感行业投资、撤销在世贸组织对美国的

美国高级经贸代表团早前访问北京,要求中国在2020年前削减美方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向美国开放市场、不强迫美企转让技术、限制中国对美国敏感行业投资、撤销在世贸组织对美国的投诉、削减中国政府对产业升级3000亿美元的补贴等,可谓是美国就两国贸易对华提出的当代“二十一条”。 据称,中方则要求美国放宽半导体等高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来减少3成美国对华逆差、在安全检查等方面不对中国产的飞机差别对待、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今后不得依据301条款对中国启动侵犯知识产权调查等。两国达成保持“密切沟通”的共识,中国副总理刘鹤本月将访问华盛顿;事前,习近平与特朗普也进行了电话沟通。 某些分析指,特朗普在两国的第一回合中获胜,而两国经贸谈判才刚开始。用跨文化管理的角度来看,外向的美国人向中国发了挑战书,北京则以中国方式拒绝了美国的要求、或要把双方引入一场漫长的较量。 国际贸易,一国对另一国有顺差并不奇怪。改革开放前后,中国就曾经是对美贸易的逆差方,中国在贸易中惯常出现顺差是1994年以后的事情。到了2005年,中国更长年对美巨额顺差,而且持续多年。不论从美国偿付能力还是贸易平衡的角度来看,中国对美保持巨额贸易顺差的态势都难以长期地持续下去。 中国早为贸易战作准备 事实上,中国政府对贸易战也早有准备;近年中国重视提高内部消费,发展全方位的对外经贸联繫和“一带一路”项目,中国已经显著减少了本国经济增长对美国出口的依赖。 随着收入提高,中国也需要进口更多的外国商品供国内消费;在两国贸易战没打响的情况下,中国可能进口更多的美国商品。当然,两国贸易逆差改善的幅度不会像特朗普想像的那么快,幅度也不可能那么大。美国人提出2020年前削减对华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的设想,是把特朗普团队的规划强加在两国贸易市场上,不现实,更有狮子开大口之虞。 随着经济发展,中国金融服务和汽车製造业都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不久前结束的博鰲亚洲论坛上,中国向世界宣示会进一步对外开放,退出了昔日对新兴行业的保护措施,转为欢迎外来投资和减低相关的关税,意在提升本国的竞争力。而中国反对美国301调查的态度强硬,“中国製造2025”的目标也不可能改变;制度和科技创新仍将是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 这些年来,中国对美经常帐顺差是由资本帐逆差来对沖的,持续的贸易顺差显示中国持有美元或美国国债不断增加。特朗普虽然“轻狂”,预期美国因贸易纠纷而冻结中国美元资产的可能性却并不高,因为那将意味着美方的债务违约,有损美国政府的信誉和美元的国际地位。中国在目前情况下也不太可能大张旗鼓地抛售美元,但如果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减少,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自然也会相应下降,那也可能推高美息。 中国对美顺差持续多年反映两国经济有很强的互补性;贸易顺差虽然对美国不利,却对美国涉华贸易企业有利。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资本比劳动力也有更大的话语权。中美贸易战若然开打,美国经济结构和运行方式都会因而发生重大的变化,能否提高美国的整体收入仍未知,风险却很高。 有调查指,美国比中国会因两国贸易战开打而有更多企业受损。美股指数目前仍处于较高水平,中国内地股市近来已经歷过适度调整;若爆发贸易战和受息口等因素影响,美国的“特朗普升市”就可能消失,沪深指数调整幅度却会相对较小;而美股投资者的得失还会左右民众对特朗普的支持。 单边主义得罪盟友 单边保护主义不是美国提升国际竞争力的良方,在国际上也不受欢迎。日本的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称:“战后,美国建立了多边贸易体系……但最近,主要是由于美国的贸易逆差,他们希望进行双边谈判。我们不想要这样的谈判。”英国《金融时报》近日也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向中国提出非理性贸易要求》的社评;西方社会对特朗普保护主义的异议,以及西方国家普遍没有在中美贸易纠纷中站在美国一边等现象在过去是不多见的。 当前中美贸易纠纷是在中国国力崛起,美国不守承诺的环境中发生的。事态发展至今,除了美国贸易逆差那个议题外,更聚焦中国要持续发展和产业升级,美国则要阻碍中国发展,却力有不逮。 经济增长是由要素投入增长来决定的;作为一个大经济体,中国的财力和人力资源在未来一段时期都将充裕,即使发生贸易战,中国的经济增长仍是可持续的,也能持久地面对两国间的贸易纠纷。反之,特朗普则希望从短暂的冲突中获得好处,从而向美国选民称自己比歷届总统都更能迫使中国让步云云。因此,贸易纠纷可能通过谈判来解决;有一些“结果”容易,要平息整个事态却需要较长时间。两国有不同的动机,彼此也有不一样的说辞和处理方式,也会影响事态未来的发展。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17年 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 2015年,美国对华出口占美国总出口的7.3%,创造了约180万个美国就业岗位。美国的外贸逆差由三部分组成:一是竞争性逆差,如日本的小汽车和欧洲的空客飞机对美国同类产业构成竞争。这些日用消费品物美价廉,缓解了美国的通货膨胀,让美国广大中低收入人群得到了实惠,是对美国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和人民生活需求的必要补充。东亚地区把原来出口到美国的产品的生产环节转移到中国大陆,这些产品的大部分零部件来自东亚地区,出口所得为东亚地区所分享,贸易顺差自然也应由东亚地区分摊。而且,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一大半为加工贸易商品,中国只获得了少量的加工费,美国进口商、批发商、零售商获得了远高于中国生产商和出口商的利润,出现了“顺差在中国、利润在美国”的现象。

美国;贸易逆差;中国;进口;贸易保护主义;人民币;东亚地区;出口量;经贸;增长

作者为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17年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5年,美国对华出口占美国总出口的7.3%,创造了约180万个美国就业岗位;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创造了约10.4万个美国就业岗位。美国对华出口和中国对美投资合计占到美国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2%。可见,中美经贸往来为美国经济和就业增长作出了重要贡献。

然而,近年来中美贸易却呈现疲弱态势。中国商务部公布,2016年中美贸易额同比下跌6.7%。中美经贸往来的减少,显然对美国经济和就业增长都十分不利。造成中美贸易疲弱态势的原因既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客观上看,主要是世界贸易增长明显放缓,中美两国对外贸易增速均出现了下降。主观上看,近年来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日盛,使中美经贸关系步入多事之秋。

与前任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更加明显。然而,美国大搞贸易保护主义是非常不理智的,历史上有过前车之鉴。上世纪30年代,胡佛政府大幅提高进口产品关税,借以保护国内工业,引发贸易战,加剧了美国和世界经济大萧条。今天,如果美国再搞贸易保护主义,必然会招致世界各国的反对和报复,其结局只能是两败俱伤,致使世界经济发展出现倒退。今天的中国不愿意打贸易战,但也不惧怕打贸易战。40多年的中美经贸往来只发生过一次贸易战,那就是1983年的中美纺织品贸易纠纷,结果以美国政府妥协让步而告终。当年中国的GDP尚不足美国GDP的5%,而2015年中国的GDP已相当于美国GDP的61%。今天的中国从美国进口了其棉花出口量的22%、大豆出口量的56%、波音飞机出口量的26%、通用汽车公司出口量的33%,这些产品在世界上都比较容易找到替代品。相比之下,美国进口鞋类的63%、进口纺织品和服装的近40%来自中国,这些产品都很难被替代,或者被替代后成本将大幅上升。越南作为美国进口这些产品的第二选择,产能与中国相差很大。在这种情形下搞贸易保护主义,对美国有百害而无一利。

美国之所以又要搞贸易保护主义,与其常年居高不下的贸易逆差有关。美国从1971年开始出现贸易逆差,至今已有46年了。据美国海关统计,美国对9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外贸逆差。其中,对华贸易逆差更是被美国视为眼中钉,甚至把美国贸易不平衡的责任主要扣在中国头上。其实稍加分析,这些错误言论就会不攻自破。

美国的外贸逆差由三部分组成:一是竞争性逆差,如日本的小汽车和欧洲的空客飞机对美国同类产业构成竞争。二是资源性逆差,如美国从美洲和中东进口大量原油,从非洲、亚洲等地进口矿产资源等。三是补充性逆差,从中国、东亚、东南亚进口的日用消费品基本上属于此类。这些日用消费品物美价廉,缓解了美国的通货膨胀,让美国广大中低收入人群得到了实惠,是对美国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和人民生活需求的必要补充。可见,补充性逆差对美国有益无害。

由于统计方式不合理,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被大大高估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吸引的外资大部分来自东亚地区。东亚地区把原来出口到美国的产品的生产环节转移到中国大陆,这些产品的大部分零部件来自东亚地区,出口所得为东亚地区所分享,贸易顺差自然也应由东亚地区分摊。但对美出口额依据产品生产地全部被统计在中国名下,导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被大大高估。而且,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一大半为加工贸易商品,中国只获得了少量的加工费,美国进口商、批发商、零售商获得了远高于中国生产商和出口商的利润,出现了“顺差在中国、利润在美国”的现象。

因此,美国指责中国造成了美国巨额贸易逆差是没有道理的。解决美国贸易逆差问题的关键不是限制自华进口,而是扩大美国对华出口。然而,美国却作茧自缚,不肯把能源和环保等方面的高新技术转让给中国,拱手把中国这个大市场让给了欧洲和日本。

指责中国通过操纵货币汇率提升出口竞争力,更是无稽之谈。从2005年到2015年,人民币升值36%,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反而增长81.4%。这表明,贸易逆差与汇率没有必然联系。贸易行为是在市场作用下受比较优势等多种因素影响的结果。简单依靠强迫对方货币升值来减少本国贸易逆差是历届美国政府的习惯做法,但事实证明,这种狭隘的思维行不通。当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主要原因在美元而不在人民币。人民币汇率已经基本实现市场化,因此2016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才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现在,一些人只关注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却忽略了与此同时人民币对日元、欧元和英镑升值。事实是,美元一路走强,发展中国家对美元汇率大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贬值。相比之下,人民币波动的幅度是比较小的。

客观分析,中美两国在彼此的经贸关系中都占据重要地位。美国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四大进口来源地;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而且,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也在快速增长。根据商务部数据,2016年,中国企业在美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95亿美元,同比增长132.4%。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在美国累计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约500亿美元。中美的经贸往来给美国消费者带来很多实惠,促进了两国民间交往,支撑了美国经济复苏。中美两国经贸合作有着极为广阔的前景。只有坚持合作共赢,才有利于两国人民,有利于推动世界经济发展。

(作者为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本文由十大网赌网址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商社在美投资成立了约10.4万个美利坚同车笠

关键词:

最火资讯